北島,別參加諾貝爾文學獎了,去參加攝影比賽吧!

            手機攝影周刊2022-04-08 12:43:12

            手機攝影周刊?2016年4月??第一周 ?第2期

            3月30日,星期三|封面期號:20160405

            作品:憋擋著我? ?? ? ?作者:允渡

            器材:iPhone ?? ? ? ? ?后期: picsart

            ?點擊封面投稿!


            北島,多次入圍諾貝爾文學獎

            今年又雙叒叕入圍了

            據說今晚就要公布了

            好激動有沒有?


            其實,北島還是一個攝影師

            攝影圈會不會出個諾貝爾獎得主?


            北島




            北島作品

            2012年10月,一個攝影師舉辦了一場個人攝影展。

            這場展覽規模不小,同時在香港當代美術館位于北京798藝術區和廣州紅專廠的兩個分館舉行。


            三年后的2015年10月8日,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即將在今晚揭曉。

            而這個攝影師,再一次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提名。


            他叫北島。


            來看看他當時的展覽現場吧。






            圖片來自豆瓣活動,作者不詳(已注銷)


            北島,原名趙振開,1949年8月2日生于北京,祖籍浙江湖州,香港中文大學講師。中國當代詩人,朦朧詩代表人物之一。


            北島是多次諾貝爾文學獎提名者,今年也是!


            據中國之聲報道,在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初選的210位入圍作家中,王安憶、北島、、方方、章詒和、阿來、賈平凹、蘇童、閻連科、。其中,北島和閻連科還上了英國博彩公司的賠率榜。


            在獲得諾貝爾獎提名的人中,北島肯定不是第一個愛好攝影的人,但是他的文學創作,其實和攝影有密切的關系。


            從20世紀70年代初開始喜歡上攝影的北島,最初的拍攝對象大多是同學親友聚會留影和工地師傅(那時他在鋼廠工地干活)。1989年到了海外,漂泊旅行時也隨身帶個小照相機。

            在漂泊生涯中,北島拍的大多是彩色照片,主要記錄生活,拍朋友、女兒,還有各地風景,,大多較抽象。他認為拍照時往往與情緒有關,而情緒也是記憶的一種,他贊同桑塔格的觀點:反對闡釋,即盡量不對作品作出詮釋。



            了解北島的攝影之路,推薦東早的這篇舊文

            《東方早報》記者 沈祎 報道


            人們對于北島的印象都停留在文學的光景里,當不少人聽說北島將要舉辦攝影展的時候,第一反應都是:哦,是那個詩人北島么?是那個寫“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,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”的北島么?是《時間的玫瑰》的作者北島么?是入圍諾貝爾的北島么?……沒錯,確實是那位文人北島。


            2009年,北島一手操辦的第一屆香港國際詩歌節上,現場有捕捉詩人們朗誦詩歌時的各路“長槍短炮”,有人留意坐在第一排的詩人北島和他身上掛著的嘉賓牌,卻沒有人留意他手上拿著的一臺小數碼相機。在閉幕朗誦會上,偌大的舞臺背景上升起詩歌節的Logo和從觀眾中投射而來的人影,看起來靈動鬼魅,光影感十足。


            詩歌節后不久,早報記者把自己拍的一組詩歌節的照片發給北島,供《今天》雜志的詩歌節專輯配圖,北島從幾張照片里挑中那張“舞臺”上的人影的照片并大為贊賞,末了說了一句:“當時我也想拍的,可惜相機(硬件條件)不夠?!?/span>


            2010年,早報記者同樣在北島舉辦的一次詩歌節上遇見他,他很高興地和記者分享:你看,我買了一臺新的歐林巴斯(Olympus)相機。當時數碼微單剛開始流行,北島脖子上掛了一款剛出不久的歐林巴斯E-P1。


            這絕不是北島的第一臺歐林巴斯相機了,事實上,他的第一個微型相機就是一臺歐林巴斯的膠片機,而介紹他這臺相機的人,也是他傳說中的第一個攝影師傅——詩人艾倫·金斯堡。1990年夏天,他們一起去首爾參加世界詩人大會。金斯堡上躥下跳地到處拍照,一會兒拍樹上的烏鴉,一會兒拍黏在膠帶上的蟑螂。當時北島也帶了一個傻瓜膠片相機,卻被金斯堡嘲笑“太差,完全不能靠人控制”。金斯堡把自己的全手動歐林巴斯介紹給他,金屬外殼、折疊式,并強烈建議他去二手店買一臺這樣的二手機。并且,金斯堡像個老師一樣分享了自己的攝影經驗:在攝影中一定不要用閃光燈,會把所有的空間都壓縮成平面,缺乏真實的氛圍。


            很快,北島在波士頓的一家二手器材店里買到了一臺歐林巴斯,在數碼相機出來之前,這臺相機陪伴他度過了大多數的海外歲月。不過很可惜,北島似乎并不善于保存自己的照片“底片”,即便是換上了現在的數碼歐林巴斯,他也經常弄丟原來的高質量的數碼文件:“我這幾年偶爾會把拍攝的照片上傳到‘今天’的論壇上,”他無奈地笑說,“論壇對圖片大小是有限制的,我往往壓縮了之后就直接覆蓋了原圖,再要找大圖就找不到了?!彼?,更別提他當年在美國時拍攝的膠片了,“可能留了一些在美國的家里,但是我也早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?!?/span>






            北島攝影作品



            曾用攝影做文學的掩護


            從第一臺膠片歐林巴斯再往前追溯十余年,根據北島的回憶,他甚至差點舉辦了人生“第一個”攝影展。1974年,北島在北京六建三工區的特種鋼廠工地干活,經常給師傅拍照。工地宣傳科想搞一個“抓革命、促生產”的攝影展,就找到這個二十多歲、做鐵匠的年輕人。但彼時,他“滿腦子盤算的是怎么借這個機會完成構思中的一部中篇小說”。于是他提出要建一個暗房(事實上則是用來秘密寫作),在日后的一個多月,他在這個獨立的“黑匣子”里完成了中篇小說《波動》的初稿以及一些詩歌。但后來因為“出事”了,攝影展并沒有辦成功。但嚴格意義上來說,這算是北島攝影師的一個與文學同步的起點,雖然他開玩笑地說:“(當時)我利用攝影做掩護,給自己的寫作尋找便利的條件,可以說最初就動機不純?!?/span>


            如今,北島已經不需再利用攝影掩護什么。從2003年開始,他在各處游歷期間,開始有意識地用數碼相機進行攝影創作。但他一直謙虛地自嘲是“攝影愛好者”,攝影只是“旅途上打發無聊的一種方式”。


            但顯然,詩人北島在“無聊”的時候用相機拍了很多“有趣”的瞬間,影像成為他寫作的另外一種方式,而且他介入攝影的角度也和普通人不一樣。對于光影、符號、色塊、幾何這些“非紀實性”的元素,北島有著天然的敏感度。由于拍攝的對象往往局部且抽象,朋友們在看照片時總忍不住要問及他是哪里拍的、什么東西,以及為什么要拍這張作品。對此,他總是習慣性地說:“這個畫面的拍攝很‘偶然’,我是‘偶然’看到了那片光,‘偶然’地路過……”


            詩人攝影,人們常常好奇這內在的聯系。北島說:“攝影有時和寫詩很像。你和你的攝影對象常常處在互相尋找的過程中。有的時候你在找它,但怎樣也找不到,只有它也在找你時,你們才相遇了。這和寫詩有點像,你刻意想寫往往寫不好。依我看,真正好的攝影作品就是一種相遇的過程。



            幕后(2011)


            二零一一年五月,北島去波蘭的克拉科夫參加紀念米沃什一百周年的詩歌節。主辦方在一個廣場上搭了一個房子供人們自由穿行。這張照片就是逆光下,那個建筑里投射出的人影。




            水墨(2011)


            這組照片是北島和作家也斯、德國漢學家顧彬去馬來西亞的冰城旅行時拍的“煤墻”,他對墻壁上由于長年累月的化學反應形成的肌理、紋路發生興趣,于是用歐林巴斯相機拍攝下來。



            旅行帶來的拍攝動力


            東方早報:上一次和你聊攝影,距離這次舉辦首次攝影展已經三年了,這三年你拍照的心態有什么變化嗎?


            北島:算算時間,這次展覽除了早期的一張之外(指展覽作品《視野》,2004年),其他基本都是2007年到2011年的作品。之前的作品我個人覺得風格都不算太明顯。2012年開始,由于我身體不太好,就很少拍了?,F在回過頭來看,自己拍得還是太少,之前去旅行的時候應該多拍一些。


            我這幾年的很多照片和田田(北島女兒)也有關系,我們一起去德國、奧地利、瑞士旅游,在旅途中會互相拍照,這無形中給了我拍攝的動力。


            我在香港的時候沒有拍照的沖動,還是要去旅行才行。在香港只能把自己關在家里畫水墨畫,一畫就是四五個小時,時光一下子就過去了。


            如果今后再要旅行的話,我覺得還是要整一臺專業一點的相機,到這次要做展覽,我才發現自己的相機實在太業余了。(笑)我現在最專業的一臺相機是歐林巴斯的第一款數碼微單(Olympus E-P1)。另外,我自己還是太懶了,要做一個攝影師,還是應該相機隨身帶。


            東方早報:從那一組《水墨》作品開始,我感覺你的個人風格已經日趨明顯了。能否談談那組作品怎么拍攝的?


            北島:那組就是用我的那臺歐林巴斯拍攝的。是我和也斯、顧彬一起去馬來西亞的檳城旅行時拍的“煤墻”。冰城氣候特別悶熱,住的地方空調也沒有,我每天都被這個氣候整得暈暈的。有一天出去逛,很偶然地看到這面墻,冰城這樣的墻面似乎很多,可能和當地的濕度很高有關,這些煤長年累月地黏附在墻上就發生了化學變化。當時我拍了十幾張,對墻壁的肌理、紋路特別感興趣。這組作品我最先發表在“今天”的論壇,但是由于論壇上對圖片大小有限制,所以我在縮小了尺寸后往往忘記保留原圖,這就是為什么我的照片很多都放不大的原因,原圖實在是找不到了。


            這次展覽的另外一張《辭源》也是當時旅行時拍攝的。檳城是一個華人聚集的城市,這張照片類似于大家族的族譜,上面的字是每一代人的輩分,有一些已經幾十代了,當時看到還覺得有點瘆人。




            窗戶(2010)


            北島的《窗戶》系列拍了各種類型的窗子,他說:“我覺得‘窗戶’是很有形式感的,而且往往和光的變化聯系在一起?!?/span>



            色調(2009)


            《色調》系列都是北島在很偶然的情況下捕捉到的。右圖“紅色”后來用作他的書《暴風雨的記憶》封面設計。北島當時看到水泥地上投了一大片紅色,那完全是一瞬間的畫面,一秒鐘過后就變成了其他顏色。



            東方早報:你何時意識到自己的創作開始形成一種風格的?我印象中你給我看過一張德國美術館的照片,有兩個人影在美術館的階梯上,那張的線條感很強烈。


            北島:那張是2007年,當時不太清楚自己要什么風格。但后來幾年有一段我感覺自己像抽風似的(拍得很多)。2009年是第一屆香港國際詩歌節,來參加的一個德國詩人2010年帶我去參觀了德國一個小城市,我幾乎想不起名字了。那座城市受到“新青年”的建筑風格影響很深,我在那里拍了很多作品。這次展覽的《平衡》就是我偶然看到的那座城市的一座雕塑。另外《色調》系列中的一張也是當時拍的,是我做講座時偶然看到的臺下的椅子,我覺得在當時的光影下,線條和色塊的關系很有趣,也很抽象,完全脫離了“椅子”的概念。后來我拍完給顧彬還有其他朋友看,他們都看不出拍的是什么。


            東方早報:《色調》另外兩張的“紅色”和“綠色”也非常抽象。


            北島:“紅色”那張后來被用作《暴風雨的記憶》一書的封面設計。那天我和田田在柏林看一個展覽,忽然我就看到水泥地上投了一大片紅色,那完全是一瞬間的畫面,一秒鐘過后就變成了其他顏色?!熬G色”那張也很偶然,應該是在坐火車的時候,我對著窗外的風景拍了一張。


            東方早報:這次展覽有一張《窗戶》,但我知道那是一個系列,你拍了各種形態的窗戶,你為什么那么喜歡這個意象?


            北島:我覺得“窗戶”是很有形式感的(對象),而且往往和光的變化聯系在一起。你比較喜歡的那張展覽作品是在一個小博物館拍的,是棟老式建筑。作品里的那個窗子其實是一個窗戶的影子,投在了一層紗布上。


            東方早報:有一張作品叫《幕后》,那張作品好像也是某一張幕布上的投影?


            北島:那是2011年5月,我去波蘭的克拉科夫參加紀念米沃什100周年的詩歌節。那個詩歌節除了有詩朗誦的節目之外,也做了一些裝置藝術:主辦方在一個廣場上搭了一個房子供人們自由地穿行。那張照片就是逆光下,那個建筑里投射出的人影。


            原來我也沒有找到自己的攝影風格,一直都是瞎拍,慢慢地我感覺自己好像確實對這些光影的東西比較敏感。


            END

            來源:東方早報

            編輯 紫杉樹



            點擊頁面下閱讀原文,進入微店查看具體!

            友情鏈接
            香港赢彩